传说中的古代历史大佬丙吉登场

一开始我就因为研究律令而担任鲁国狱史, 然后因功升职成了廷尉右监。可是因为牵连上了罪案, 我被免职了,只得回到州里做从事。 公元前91年,巫蛊之祸暴发,我因为曾经是廷尉右监,被汉武帝征召到朝廷, 掌管巫蛊案件于郡邸狱。那时汉宣帝刚出生几个月,卫太子因为种种缘由被囚禁在狱中。当我看到刘询时,我深切同情他, 因为我知道他无罪, 所以我特意挑选一名谨慎厚道的女囚徒,命令她去照顾刘询,并将他安置在一个宽敞干燥的地方。后来, 我处理巫蛊案件, 连续多年都没有得出结论。 公元前87年, 武帝病重并往来于长杨、五柞宫之间。有一天, 望气之人说长安狱中有天子气, 武帝就派使者分别登记监狱中关押的人, 并下令将他们统统杀掉。可内谒者郭穰却在夜晚悄悄来到郡邸狱, 我却闭门拒绝让他进来。我当时在狱中, 因为曾经是廷尉右监,被派到朝廷治理巫蛊案件。汉宣帝长期被关押在狱中, 我感到十分同情 – 我知道他是无罪的。于是我指定一名可靠的女囚徒照顾他,并提供一个宽敞干燥的地方。我处理了巫蛊案件多年,一直找不到结论。 公元前87年, 有一个夜晚, 内谒者郭穰前来郡邸狱,我却拒绝让他进来。我们相持到了天亮,郭穰最终不能进入。于是他回去向武帝报告了此事,也提到了我。武帝终于醒悟过来, 说:“这是天的保佑。” 接着他发布了大赦天下。政治犯都被释放了,郡邸狱关押的人才得以幸存, 而大赦之恩也遍及天下。 由于我的好处,我多次叮嘱乳母要好好治疗护理宣帝的健康,使用私人财富支持他的生活。 后来我被任命为车骑将军市令,又晋升为大将军长史。大将军霍光非常看重我,把我调到朝中担任光禄大夫、给事中。昭帝驾崩后,国内没有继承人,大将军霍光派我去迎接昌邑王刘贺即位。 在刘贺即位之后,他的行为举止不够规范,因此被罢黜。霍光和车骑将军张安世等大臣商议继承人的事宜,但迟迟未能决定。于是我跟霍光商量并告诉他,“你曾侍奉孝武帝并承担起重任,孝昭皇帝早早离世未留后嗣,全国上下都心惊胆战,渴望尽快找到一位合适的继任君王。依循天意,在丧日内就立下新君,但他必须符合人民的期望并以他的优秀才能为国家尽心尽力。” 我在此过程中不谈功劳,一心为了国家的利益而行动。有一次,汉宣帝被废除,因为他并不是理想的统治者,我站出来为大义废除了他,这件事广为人知,天下没有人不佩服。当今国家的命运落在将军的手中。我在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后,发现同宗的诸侯都没有在民间拥有声望。另一方面,遗命所养武帝的曾孙刘病已经在掖庭外一百姓家庭生活。我之前让他住在郡宅里,那时他还很年幼。现在他十岁了,精通经书,颇有才能,做事稳重并懂礼仪。我希望将军好好考虑并进行占卜,先让他进宫侍奉太后,向全国民众展示他的能力和责任感, 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霍光听了我的建议,派宗正刘德与我一同到掖庭接刘询。刘询即位后,我被封为关内侯。我为人极度厚道,不会夸耀自己的功绩。自刘询登基以来,我从未提起曾经为他所做的恩惠。因此,朝廷里没有人知道我对他的贡献。 地节三年(公元前67年),刘询立刘奭(即汉元帝)为皇太子,我被任命为太子太傅,几个月后又被调到作为御史大夫。霍氏被消灭后,刘询即位并对尚书省进行了调查。这时,掖庭宫女中有一个名字叫做则,她让她的丈夫写信给宫廷,提供了一些护养孩子的细节,暗示着可能有一些谋害的图谋。我对此进行了追查,并将结论及时告诉了刘询。刘询赞赏我的努力,并将我封为博阳侯。当时有一个宫女叫做则,她写了一封信给宫廷宣称我曾经做了什么,认为我有功劳。我得知此事后,要求考问则,她向掖廷令提供了证词,证明我的确有过贡献。掖廷令将她带到御史府让我确认。我了解到情况后,对她说:“你曾经因照看皇曾孙不慎而犯过错误,受过鞭打,你怎么可能有功劳呢?只有胡组和郭征卿曾经供养过曾孙而创下了功劳。” 我上奏刘询反映了胡组和郭征卿供养曾孙的艰辛历程。汉宣帝颁布诏书,要我去寻找这两个人。但他们都已经去世,其子孙得到了丰厚的奖赏。刘询下令免去则的奴婢身份,并赏赐她十万钱财。刘询亲自询问我,才知道我跟他有旧情。但我一直不肯直接讲出来,刘询觉得我很厚道,便在丞相面前下令:“我在卑微时,御史大夫丙吉对我有过恩情,他的道德很高尚,《诗经》中有云,有恩不报,智者亏诚。应该封丙吉为博阳侯,封邑一千三百户。” 我得知即将被封侯时,已经病入膏肓。刘询准备授予我绶带和封地,但希望我能够重病中起来。太子太傅夏侯胜说:“这个人德高望重,阴德深厚,他的生死关系到子孙后代的福祉,他一定会康复的。” 我最终得以起死回生,获得了封侯的荣誉。我终于病好了。曾经上书坚决谢绝封侯,并解释不应凭空名受赏,但刘询回答说:“我封你不是空名,你既然拒绝受封,就是在指责我不道德。当今天下太平,你应该好好保重身体,吃药,放下一切思虑,专注于医治自己。”

享受宽宏大量

在公元前59年的三月,丞相魏相去世。四月,我接替他担任了丞相。起初我是从狱法小吏开始做起的,但后来通过学习《诗》和《礼》,我对大义有了更深的理解。之后,我就非常注重宽容和礼让。如果我手下的掾史犯了错误或者没有胜任此职,我就给他长时间的休假,让他自己离开,不过我并没有查证确认过他犯错的事实。也有人向我表示,“君侯做汉相,奸吏营私,然而没有受到惩罚。”但我回答说:“如果公府中的奸吏被发现受到惩罚,那么我自己就会更难受了。”由于我的表率,这成为了旧制,公府不再处罚属官。我总是尽力掩饰下属的过失,而且更愿意表扬他们的优点。

 

臨終推薦賢良

在公元前56年的春天,我病倒了。刘询前来探望我,问我如果我有意外情况发生,应该由谁代替我。我推辞道:“所有群臣的才能和德行,都得到了明主的认可,作为一个无知的臣子,我无法辨别。” 刘询反复询问,我才顿首说:“西河太守杜延年是精通法度的人,了解国家旧日的典章制度,曾担任过九卿十余年,现在在郡里治理非常出色,以才能而闻名。廷尉于定国执行法令细致公正,天下人都认为他不会让自己受冤屈。太仆陈万年孝顺侍奉后母,举止得体并具有纯朴的气质。这三个人的才能都在我之上,我希望皇上能够考虑他们。” 刘询认为我的选择都很合理,于是答应了我的意思。

 

在公元前55年的正月二十六日,我去世了,被赠予定侯谥号。在我去世后,像黄霸、杜延年、于定国和陈万年这样的人都在他们的职位上表现得非常出色,因此刘询称赞我很懂得规避人才。

让福泽延续到子孙

在汉元帝时代,长安有一个与士为伍名叫尊的人上书要求恢复我的儿子丙显失去的爵位和食邑,并申诉我的功劳。元帝考虑到我的过往贡献并且了解我的情况后,批准了这个请求,并让我的子孙得以享受我的福泽。在那时,由于某些原因,我的儿子丙显失去了官职并被削去食邑四百户。后来,他被任命为城门校尉。丙显去世后,他的儿子丙昌继承了爵位,成为了关内侯。

 

在汉成帝时代,政府整理了旧有功劳。根据记录,我的旧恩最为重要。在公元前20年的鸿嘉六年,朝廷下诏给丞相、御史说:“我们听说奖励功德,不仅有益于家族的传承,也可以扩大贤圣的影响和途径。我们知道,原博阳侯丙吉由于旧恩得到了封赏,并因此立下了功劳,但是他的祭祀在历史上却逐渐断绝了。因此我们非常痛心。为了让奖励美德得以延续到子孙,我们决定授予丙吉孙中郎将关内侯丙昌称号,以此表彰我国的传统美德,希望让丙吉的后代受到我的尊重。” 在这个过程中,丙昌继承了父亲的封号,并将其传给儿子,再传给孙子,一直到王莽时代才断绝。

历史评价

在班固的史书里,孝宣皇帝统治时期的政府纂修了洪业,加强了六艺的讲授,选拔了许多杰出人才。有萧望之、梁丘贺、夏侯胜、韦弘成、严彭祖和尹更始等人在儒术方面贡献卓著,有刘向和王褒等人在文章方面有所建树。在治理方面,有张安世、赵充国、魏相、丙吉、于定国和杜延年等将领征伐胜利,有黄霸、王成、龚遂、郑弘、召信臣、韩延寿、尹翁归、赵广汉、严延年和陈万年等干部在民间治理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

 

张敞等人都有很多功绩,这些功绩被写入了史册中。

在过去,官职的名称和职责都是有象征意义的,它们远取于万物,近取于人的身上。因此经书上说,君王就像元首,臣子就像股肱,大家都是一个整体,必须互相配合才能成为完整的体系。君臣相配是古往今来常规,也是自然规律。回顾汉朝,汉高祖开创新政,萧、曹双璧为时代冠军,到汉孝宣中兴时期,有丙吉和魏相等人名声显赫。在这个时期,降职和升职都有明确的规定,职务都进行了系统维护,尊卑有序,礼让之风很盛行。人们的行为看起来并不是虚假的。

权德舆:在汉孝宣治下,政府治国非常注重实践,魏相通以实践做出了很多贡献,丙吉通晓大局,百官职责精细化维护,为当时的汉朝中兴发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李德裕:关于贤才和忠臣,有一首诗说,“白玉虽然有点瑕疵,依然可以抛去瑕疵磨光,但是贤人出现缺点,常人难以触及。”和王丞相和郑丞相一样,丙吉也有这样的气质和作风。

宋庠:丙吉这个人只知道繁琐杂事的不要,却不知道国家的政治局势,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否已经走入歧途,只会在小细节上面做文章不问其他真正重要的问题。这也就如诗上所说,“白玉虽然有点瑕疵,依然可以抛去瑕疵磨光,但是贤人出现缺点,常人难以触及。”后来的人,像晋魏时期,清谈派曾经断送了政权,他们也可能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萧、曹、丙、魏、房、杜、姚、宋等人都是汉朝和唐朝的名相,不需要再多赘述。比如,萧何虽然已经去世,但他推荐曹参是很明智的选择;魏和丙合作,共同辅佐政治;房乔议事时常常说出别人没有想到的意见;姚崇主动辞去自己的职位,荐举宋公接任。只有真正的贤达才能知道真正的贤人,这是后人无法企及的。

罗璧:陈平做宰相的时候不会干扰钱粮、粮食等事情,丙吉是宰相的时候也不会干扰路边死人的事情,他们着眼于维持国家稳定,管理阴阳,和亲诸侯以及接近百姓,这样做的事就足够了。汲黯担任九卿的时候,就以拾遗补过为目标,范文正公处理事情的时候,非常注重旧礼教,切实厚植风俗。所有这些人都懂得实际上大事,这也让人无法忘怀。

陈普:吏治污秽,马前人蹀着血液,那些有权势的人只知道保护自己的利益,阴阳泰然,生病的庄牛也不受重视。

叶盛:黄霸只是个州郡级别的才能,可是却成为了宰相,他只能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相信这种人在天下也不会有什么容身之地。虽然丙吉不再过问路边死人,但是他所关注的是牛喘,这种无谓之举未免显得有些迂腐。

冯梦龙:如果丙吉不关心道路上的死亡事故,而只关心牛是否患病,这会令他显得非常迂腐。

归有光:君主能够有德,更多应该归功于像萧、曹、丙、魏、房、杜、姚、宋这样的名相,他们知道如何行事得当,这是其他人无法企及的。

>:对于培养人才这一项工作,这些忠厚的臣子是至关重要的,生民需要他们的滋息,社稷需要他们的镇定。这些忠厚的臣子在古代是非常重要的,好比偿还金钱、解开骖子、翻面食、吐口浆等等,这些都可以被看作忠厚的表现。更加重要的忠厚之臣,比如曹参、周勃、丙吉、狄仁杰、郭子仪、裴度、吕端、王旦、韩琦等等。

林时对:国家选相当于房屋搭建时选用合适的木材建造房屋,如果选用不支持力的木材,难免会倾覆。尽管整个大厦可能快要倒塌,但并非一根木材就能支撑,必须有其他补救措施。如果人们在危急时期不能互相扶持和援助,那么怎么能击退危机呢?从古到现在,无论是汉朝、唐朝还是宋朝,萧、曹、丙、魏、房、杜、姚、宋、韩、富、范、欧、司马等人都拥有过戡定敉宁的良好策划和实行作风。国家的复兴往往靠个别人的努力,这是不争的事实!

王夫之:如果我们能够有丙吉的眼光,宋璟、张九龄的正直,韩琦的忠诚,姚崇、杜黄裳的才智,以清除贪污本源,整顿纲纪,把他们纳入高明弘远之路中,那么汉朝的复兴将不再是遥不可及!

《历代群英歌》:靖边的赵充国,治理国家的魏丙都是精于治理国家的人才。

量成全的。我有一个名为丙吉的故事,他的驾车人喝酒常常过量,曾一次在丞相车上醉酒呕吐,西曹主吏报告了这个情况,想要将那个车夫赶走,但是我认为,只是因为他喝醉了而将他赶走,那他还能在哪里寻找庇护呢?因此我吩咐西曹主吏忍让他,这只不过是弄脏了丞相车褥罢了。这个车夫是个熟悉边境地区的人,曾经在一次外出时,看见驿骑拿着赤白口袋,知道那是边境地区发出的紧急信件。于是,他跟随驿骑到公车那里打听消息,得知边境地区发生了紧急情况,很可能有敌人入侵。回到家后,他立刻向我报告了情况,并且还提醒我关注边境地区的领导长官,因为他们是老年人,比较容易生病,很难承受战乱的磨难。我非常赞同他的建议,便召集东曹去查看边境地区的长官,记录他们的名字。但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处理完,皇帝刘询就下诏召见我和御史,询问有无外敌入侵边境地区领导营地的情况。我一一回答,而御史大夫却仓促应答不上来,最终被怪罪。而我之所以能够时刻关注边境地区的事情并不忘职守,全靠我的驾车人的帮助。我听说一个关于丙吉的故事:我曾经外出时,路上遇到了一场激烈的争斗,有人死伤,但我没有去问这件事情的原因。这让我的掾史感到非常奇怪。但是,当我碰巧又遇到一位赶牛的人,牛喘气吐舌的时候,我停下来,让我的骑手去问这个人“你走了多少里路呢?”众所周知,国家管理的大事由三公来管,而我只是宰相,并不需要过问这种小事。但是这时候春天还没有到来,牛喘气吐舌,会对季节造成不好的影响,如果有灾害发生了,我们就预先采取措施。我的掾史才意识到,我的做法非常正确。他们认为我了解大局的情况。

据说,在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汉朝宣帝因匈奴归降,回忆起那些在过去辅佐他的功臣,他为丙吉赐予了一块玉佩,作为对他在政府服务期间的嘉奖。这表明丙吉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我记得,有一次人们画了11个功臣的画像,以示纪念和表扬,而我也在其中。另外,在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我和历代四十个功臣一起从祀历代帝王庙,也包括了西汉的诸臣刘章和魏相。

据史书记载,《汉书·卷七十四·魏相丙吉传第四十四》中记载了我的事迹。

另外,我还留下了两篇作品,《奏记霍光议立皇曾孙》和《与魏相书》。

这些都是我在历史上留下的印记,展示了我的贡献和成就。

我的墓葬位于西安市长安区新庄村东北约四五里的杜陵原东岸,紧临浐河河道。我的墓坐北向南,宏伟高大,封土高约十余米,墓基周长达50米。从正面看,墓冢东西两边略高,中间向下塌陷,形似簸箕,被当地群众称为“簸箕冢”或“塌冢”。清康熙《咸宁县志》中也有关于我墓葬的记载,附载有明马元善的五言诗一首,诗中写到:“牛耕识相度,羊牧叹童蒙。此日君臣葬,当年婴杵功。悠悠浐水泮,膴膴杜陵东。露草秋藏兔,夕阳晚咽鸿。”清嘉庆《咸宁县志》中也提到,我的墓葬在新庄村北二里,周长达24丈。这些记录,见证了我在历史上不可磨灭的地位和伟大成就。